最近突然开始有种紧张感,去年找不到工作差点离开的感觉又回来折磨我了。想着要赶紧开始投简历。可似乎不管我投出多少份简历,发多少电子邮件,它们好像都陷入安静的黑洞,悄然无声地消失,没有任何回音。

打开写了7年的中文博客。登录页面两排红字,说要停止免费服务。用户如果不付费的话,资料将会被全部清空。真心喜欢现在这个博客,从2006年开始,就纪录了我所有的感想。现在要全部导出内容,搬家去其它博客,真的很不舍。喜欢的页面主题也不能再用了,这个只有黑白的设计,简单可爱。还有自己添加的背景音乐,坂本龙一的钢琴独奏。甚至连想了很久的用户名都不能再用了。

当时很是看为重要的朋友,现在好像已经开始慢慢疏远。保持舒服的距离,才能更好得经营彼此间的关系吧。

遇到了比我年轻的人,年轻的声音很好听,年轻的身体皮肤紧致。最终也只是一夜的互相温暖。翌日的朝阳升起,霎时摧毁前夜所有美好。阳光刺眼,空气清冽。他穿好衣服离开,我沉沉睡去。醒来,四五天之后,短信来回二三,不想再回复。

这两天上火,喉咙灼痛,吃药之后渐渐好转。每天醒来,喝一大杯水,坐在桌前,打开电脑,继续找工作。

Processed with Instant Mac app at http://instantmacapp.com

Processed with Instant Mac app at http://instantmacapp.com

KILL ME IN MY DREAM

Wait until I fall asleep darling,

then you can kill me in my dream.

I never do anything right,

I only dream at night.

Life is only real in dreams,

so why don’t you kill me by then.

I’m not afraid of dying,

I like the feeling of suffocation.

God’s arms are wild open,

so baby please kill me by then.

Don’t let go till I let go,

don’t go till I go.

I will travel into my own dreams,

I will meet you in my own dreams.

Exhaustion will bring me down,

so kill me by then.

Desperation will hunt me down,

so kill me by then.

Question

How much will you sacrifice for love?

去海港城看了他的作品。
我个人不喜欢很吵闹的艺术,郭飞先生好像在所有的盒子里都装了可以发声的装置,每当有人靠近,就会发出蟋蟀或是蜜蜂的声响。
最便宜的油画都要买到2万港纸。
不知道有没有人会买。

只是可怜了坐在里面的工作人员,耳边的蟋蟀叫声不绝,一天下来会疯掉吧。

去海港城看了他的作品。
我个人不喜欢很吵闹的艺术,郭飞先生好像在所有的盒子里都装了可以发声的装置,每当有人靠近,就会发出蟋蟀或是蜜蜂的声响。
最便宜的油画都要买到2万港纸。
不知道有没有人会买。

只是可怜了坐在里面的工作人员,耳边的蟋蟀叫声不绝,一天下来会疯掉吧。

I like that hand bag.

I like that hand bag.

(Source: everythingfab)

Goodbye

2011年11月11日,光棍节。电脑丢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注定要丢电脑,总之那天早上起床之后就落枕了,落枕之后动作缓慢,上班迟到,只有打的。

从出租车上下来,走去circle K,买了一盒牛奶,温热。忽然觉得身体好轻松。才觉得哪里不对劲,想了很久——电脑落在出租车上了……当时并没有太大反应,心里总觉得,这里是香港,公民素质会高一些,捡到东西之后应该会归还。

报警,广播,一堆事情之后才终于意识到,我是真的丢了电脑。

其实丢掉一个电脑并不让我沮丧,让我真正难过的是,电脑里所有的记忆,从大一的辩论比赛,到大二的安上实习,再到大三的美国旅行,再到大四的舞蹈演出,一直到后来的香港生活和毕业典礼。

整整5年的记忆照片,就这样离我而去了……不知道是不是手术全身麻醉的原因,手术之后我经常想不起一些事情,经常丢三落四,经常混混沌沌。那些可以让我回忆的照片,就这样离我而去了。可能老天爷不想让我再回顾过去,一味唉声叹气,相比下,还不如勇敢向前。新的生活,新的照片和经历。

2011年11月12日,星期六。晚上要去和钢琴家约会。他对我很好,我却从来没有感觉。我一直觉得感觉是从长相来的。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吧,也可能是因为他本身并不是很有男子气概,身材瘦高,手指纤细,真真正正的“手无缚鸡之力”。让我觉得在我们的关系中,我是那个年老的长者,他是那个需要照顾的小孩。我没有那么多母性,就不挣扎了。

他吃饭的时候我玩手机听音乐。

后来听别人说这种做法很过分,而且没有素质。无所谓了,对于一个不会再见面的人来说,在他面前做什么都无所谓的。至于有没有素质,以后注意就可以了。

2011年11月13日,星期天。整整一天无所事事,垃圾柳做了火锅,晚上过去蹭饭吃了一次。回家后开始洗内裤,洗澡,睡觉。一天都觉得自己很失败,一无所有——电脑丢了,回忆没有了,谈恋爱也守不住不能坚持,工作是别人介绍的在凑合,香港的签证也不知道会不会在下一份工作稳定之前就直接过期……为什么这么多烦心的事呢……唉。

my photo taken by rita’s new iPad. 

my photo taken by rita’s new iPad.